近期,不少消費者反映,本想好好挑輛新能源車,還沒選定就發現漲價了。比亞迪新能源車2個月內2次漲價,理想汽車漲價1.18萬元,小鵬汽車售價上調1萬至2萬元不等……今年以來,新能源汽車價格“漲”聲迭起。

  新能源汽車為何紛紛漲價?這一勢頭會延續嗎?對新能源汽車產業有什麼影響?

  多款車型接連漲價

  ――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接受度不斷提高,熱門車型雖然漲價但仍“一車難求”

  清明節假期,記者來到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一家比亞迪4S店,店裡人潮湧動,每台車前都圍着三四波消費者。

  “聽說前段時間剛剛漲了價,趁着假期趕緊來訂車,誰知道之後會不會繼續漲呢。”北京市民陳先生表示,自己想買一輛純電車用來上下班代步,之前已看上了比亞迪元Pro,付款稍一拖延就發現車價漲了,“續航401公里的尊貴型比之前差不多漲了6000元。”

  3月15日,比亞迪汽車官方發布說明稱,受原材料價格持續大幅上漲影響,比亞迪汽車將對王朝網和海洋網相關新能源車型的官方指導價進行調整,上調幅度為3000至6000元不等。

  這是比亞迪汽車進入2022年後第二次宣布漲價。1月21日,比亞迪官方宣布從2月1日起對王朝網和海洋網相關新能源車型的官方指導價進行調整,上調幅度為1000至7000元不等。

  比亞迪2個月內2次漲價,在新能源汽車市場上並不少見。特斯拉Model Y標準續航版本在去年12月31日漲價約2.1萬元之後,今年3月再次漲價約1.5萬元。理想汽車從4月1日起上調“理想ONE”售價1.18萬元。小鵬、哪吒、上汽榮威等車企也接連宣布漲價。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有20多家車企的近50款新能源車型宣布漲價,囊括了市場大部分主流車型。新能源電池廠商也動態調整了部分電池產品的價格。

  近年來,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迅速,消費者接受度不斷提高。2021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達到354.5萬和352.1萬輛,同比均增長1.6倍,連續7年位居全球第一。

  儘管近期價格上漲,新能源汽車的市場需求依然旺盛,熱門車型“一車難求”。比亞迪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元Plus是店內的熱門車型,在宣布漲價當天晚上,全北京這款車收了1000多單。”理想汽車銷售人員表示,“理想ONE”宣布漲價后,銷售依然緊俏,現在購車需要預訂。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此前表示:“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已經進入了規模化快速發展的新階段,雖然發展還面臨一些困難挑戰,但預計今年仍將保持高速增長的態勢。”中汽協數據显示,3月份,新能源汽車產銷同比繼續保持迅猛增長。產銷分別達到46.5萬輛和48.4萬輛,同比均增長1.1倍。

  原材料漲價推高整車價格

  ――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從去年初的6.8萬元/噸漲到目前約50萬元/噸,新能源車市場火爆讓車企敢於漲價

  在汽車市場,歷年來降價是主流,為何此番新能源汽車紛紛漲價?

  補貼政策連年退坡是一方面因素。

  據了解,中國自2013年開始實施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隨着新能源汽車市場日益成熟,補貼政策逐步退坡。去年底,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聯合發布《關於2022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明確2022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在2021年基礎上退坡30%。補貼政策退坡在一定程度上導致新能源汽車的價格上漲。

  在多位專家看來,雖然補貼政策退坡對整車價格有影響,但並非主因。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許海東對本報記者表示:“一方面,補貼退坡的政策早已公布,汽車企業已有所準備。另一方面,2022年新能源車平均可享受的補貼金額減少了5000元左右,這個金額對新能源汽車價格的影響其實並不大。”

  原材料價格上漲傳導至整車,是各大車企在調價時強調的主要原因。

  據介紹,新能源汽車各部件成本對原材料依賴性較高。動力電池是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部件,而動力電池的關鍵原材料碳酸鋰去年以來價格一路高漲。市場公開數據显示,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從去年初的6.8萬元/噸持續上漲到如今的約50萬元/噸,翻了近8倍。儘管由於廠商提前備貨等原因,碳酸鋰實際成交價格多數沒有達到最高市價,但成本溢價依然可觀。

  原材料擴產周期較長,促使車企上漲的成本短期內難以降下來,繼而形成普遍漲價的市場局面。“動力電池擴產的周期通常需要6至8個月,原材料擴產要1年半,鋰礦等礦業需要2年半到3年的時間。原材料的產能不是一下子能提上來的,目前仍然相對滯后。”許海東說,原材料的上漲導致電池價格上漲,汽車企業最終只能通過漲價來消化成本增加。

  在這種情況下,供需不平衡進一步推動車價上漲。先看需求端,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從2020年的136.7萬輛迅速增長到2021年的352.1萬輛,翻了近兩番。而在供給端,原材料和動力電池供應相對不足。“銷量的突然增加,會導致芯片供應緊張和新能源電池供應更加緊張,繼而拉高了價格。”火爆的市場讓車企在成本上升時敢於漲價。

  此外,近年來的智能網聯大潮也在增加新能源汽車生產成本。“汽車產業正處在百年變革時期,需要大量的研發投入,不斷推出新產品,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整體汽車產業的成本,最終也會影響汽車產品價格。”許海東表示。

  擴產能,穩價格

  ――適度加快國內鋰資源的開發進度,健全動力電池回收利用體系,打擊囤積居奇

  新能源汽車原材料價格上漲已引起多方關注。3月26日,辛國斌在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上表示,目前動力電池原材料大幅漲價問題要認真研究解決。

  如何控制原材料大幅漲價,繼而穩定新能源汽車成本和價格?

  適度加快國內鋰資源的開發進度。比亞迪有關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原材料價格上漲是整個行業需要克服的挑戰。我們建議全面梳理碳酸鋰資源布局和產能,增加國內開採量和國外進口量,維護市場供需,穩定價格預期,促進行業健康安全發展。”

  加快健全動力電池回收利用體系。工信部數據显示,截至去年底,173家有關企業已在全國設立動力電池回收服務網點10127個,與此同時,動力電池回收處理、形成正極材料的技術不斷提升。專家指出,隨着中國對動力電池全生命周期溯源管理的加強和回收體系不斷健全規範,資源循環高效利用水平將不斷提升,有助於釋放更多碳酸鋰產能,改善供給,推動價格回歸正常。

  打擊囤積居奇等不正當競爭行為。漲價前後的價格差異,令不少“黃牛”打起了囤積居奇的算盤。在某二手車平台上,新能源汽車訂車指標被賣到了3000元甚至1萬元的高價。倒賣訂車指標在一定程度上擾亂了市場秩序。對此,不少車企已實行訂單實名制,不支持私下轉讓。

  辛國斌表示,工信部將抓緊研究明確新能源汽車車購稅優惠延續等支持政策,推動電動化與智能網聯技術融合發展,啟動公共領域車輛全面電動化城市試點,加快推進充換電基礎設施建設,並適度加快國內鋰資源的開發進度。同時,健全動力電池回收利用體系,支持高效拆解、再生利用等技術攻關,不斷提高回收比率和資源利用效率。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供求將實現新的平衡,車價也將趨穩。

(責任編輯:孫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